相关文章

圣泰储罐|“大化工”发展更早,但公众对“大化工”的安全感要强得多

在欧盟,1976年发生了著名的意大利塞韦索二噁英泄露事故,促使欧盟范围内展开所谓“塞韦索大讨论”,并导致1982年欧盟关于危险化学品更严格监管措施的出台;2001年9月21日,法国图卢兹市AZF化工厂发生大爆炸,导致31人死亡、2500人受伤,事发后法国政府花费数百万欧元进行了长达十多年的责任调查,判令赔偿金总额高达20亿欧元以上,事故责任者、AZF经理比埃什林以过失杀人罪被判处3年徒刑、两年缓刑并罚金4.5万欧元,法国中央和地方政府相继出台更严格法令,强制搬迁了许多过于靠近居民区的“大化工”,2003年法国还特意修改保险规则,规定在出现类似AZF这样的“技术性灾难”后,保险公司必须“先赔”,而后再追究事故责任方,即便未投保的受害人也可通过赔偿基金获得赔偿金。不难看出,作为“大化工”的先行者,工业化国家同样发生过许多重大事故,但每次事故发生后的总结、反思更彻底,整改措施更到位,责任追究和赔偿更得力,所有这些都无疑增加了公众对“大化工”的放心感。

在欧美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国家,惩于历史上“大化工”的事故多发,政府有关部门对“大化工”安全生产的规章制度和检查措施都十分严密,企业一方面迫于严格规管,一方面也出于自身利益考量,对生产安全和环境保护设备、措施落实到位,并从各个环节加强对员工的安全意识教育,有效减少了事故发生概率。和中国一样,许多老牌工业化国家的“大化工”企业同样存在着靠近居民区,或者沿海、沿湖、沿河等特点,如加拿大,安大略省阿姆吉夫南原住民保护区因石化企业密集分布,被称为“化学谷”,在这个面积达3250英亩的地区,因化工厂“扎堆”,二恶英、多氯联苯、杀虫剂以及砷、镉、铅和汞等重金属含量大幅超标,造成当地居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,并引发大脑损伤、癌症发病率畸高、内分泌失常等一系列环境疾病,在当地,每4个孩子中就有1人有学习障碍,哮喘发病率竟是加拿大平均水平的3倍之多。而“草原三省”的油砂业造成的水、大气污染不但危害本地,还南漂美国,造成许多环境争议;据加拿大温莎大学本世纪初的研究成果显示,多氯联苯、滴滴涕、矿化过氟辛烷等成分已在北极熊、海豹等北极动物体内沉积。由于环境体系的脆弱,北极海域的污染影响是长久的,如滴滴涕早已禁用多年,却仍能在北极动物体内被检测到。

针对此,工业化国家的应对措施是强化法规和安全、环保标准,加大院校和研究机构的相关研究力度。如加拿大,近年来不断加大“大化工”安全法规和环保法规的力度,各院校和研究机构的环保专业水平也名列世界前茅。一些省份为环保需要,还刻意控制重污染产业的发展。